首页 »

【新春走基层】他乡也是家,仍想喝一口故乡水

2019/8/14 8:38:05

【新春走基层】他乡也是家,仍想喝一口故乡水

春节至,又到了一年一度人口迁徙的时节,无数人踏上归程回故乡。然而,现居住在河南省新野县王庄镇移民村的杨贤德却没有回淅川县老家过年,“老家房子已经被淹了,回不去了”。杨贤德只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16.5万淅川移民大军的一员。

 

我住丹江头,君住丹江尾

 

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示意图上,一条粗重的红线从河南省淅川县境内的丹江口水库开始迤逦向北,穿郑州、过安阳、经石家庄到达北京团城湖戛然而止。800里丹江在淅川县境内长达116.6公里,流经9个乡镇;淅川县有2616平方公里在水源区内,占全县总面积的92.8%。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淅川无疑成了主要淹没区和移民迁安区。

 

为了使丹江水源源不断输送到北京,从2008年12月至2011年8月,淅川先后搬迁三批移民,安置点分布在河南6个省辖市、24个县(市、区),135个乡镇,698个行政村。

 

2014年12月12日,随着位于淅川县的陶岔渠首缓缓开启闸门,清澈的江水奔流北上,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新年贺词中指出:“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沿线40多万人移民搬迁,为这个工程作出了无私奉献,我们要向他们表示敬意,希望他们在新的家园生活幸福!”

 

“日子都会越过越好” 

新野县王庄镇兴化寺村

 

杨贤德今年70岁了,看起来倒只有50多岁的光景,是村里人口中的“能人”。他家和村子里的其他300多户人家2011年夏天从淅川盛湾镇搬到如今的移民新村,“政府帮我们保留了村名,还叫兴化寺村。”说到这里,杨贤德原本笑意盈盈的脸上有些怅然,“名字没变,地方却不是以前的地方了。”

 

左一为杨贤德

 

说起那年夏天的搬迁,杨贤德告诉记者,“刚搬过来的时候几天几夜睡不着”。没搬迁以前,杨贤德和丹江口水库旁边的很多人家一样,靠水吃水。由于丹江水产丰富,两岸风景秀丽,还有香严寺、坐禅谷等旅游景点,渔业和旅游业的发展养活了众多库区百姓。而杨贤德经营的,是丹江上的摆渡船,每天将前来过江的汽车从右岸送到左岸去,日子不能说有多富裕,至少也是风生水起。只是,搬迁之后,曾经的营生全没了。

 

这几年,杨贤德一直在“折腾”。他尝试过很多“工种”。当地花生高产,他跟着种过一段时间;又因为村子之间、村镇之间交通便利,他也常去镇上揽活,打打零工,比如跟着建筑队做工程。

 

也就是在2016年,杨贤德家迎来了一件大事,他在镇上的饭店开张了。大年三十儿上午,他也没给自己放假,贴好家里的春联就招呼家人:“我去饭店了,昨天还有人预定团圆饭呢!”

 

杨贤德反复说一句话,“只要有干劲儿,日子都会越过越好。”他说,搬来这几年,每一年生活都有起色。住房是政府统一规划的“小洋楼”,这是自己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出门就是学校、卫生所、健身设施。政府每年春节前都会来人慰问移民村,“送一袋面啊、米啊这些实惠东西”,在物质方面,他已经很满意了。

 

兴化寺村在外上大学的杨明伟

 

只是,心事却还有一桩。他说,今年恐怕不能和一大家子亲戚团圆了。当年在盛湾镇的亲戚,分别搬去了郑州的中牟县、平顶山市和南阳的唐河县。尽管村里有移民专线,每天有两班车可从村里到淅川,然而这么多地方的亲戚能聚齐终究是不容易。倒是整村人搬过来之后,因为房挨着房,串门更频繁了,邻里之间更像亲人。“我们这一两代人因为和家乡感情太深,亲情还会延续,那以后呢?但愿我们孩子的孩子不会把亲情割断。”他说。

 

身在他乡,根在故土

南水北调移民生态文化苑

 

在淅川县城西的金河镇,一座“南水北调移民生态文化苑”悄然建起,近两年正在逐步完善。

 

在移民文化苑中,有一处景很特别。黄土砌成的农家院落,门口还挂着“某某村几号院”的牌子,复原了乡亲们老房子的样貌。一院墙,两扇门,一庭院、几厢房,安静座落,像在等待主人回家生火。就连院外的树也都挂着牌子,记录着它曾属于哪村的黄土地。

移民旧居复原房

 

淅川县移民局副局长梁占佩告诉记者,南水北调移民故事已经成为淅川文化的一部分,有那么多普通百姓为了大局,不惜举家迁移,离开故土,这座移民生态文化苑是对移民精神的一种纪念,“也希望老乡们回淅川的时候,能够在这里闻到故土的味道”。

 

在新野县兴化寺村,记者还见到了一位叫周涛娃的老人,是1942年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虽年事已高,说话也不利索,但讲起2011年搬迁的事,却很来精神。“总不能因为咱不想走就让国家调不成水吧。”老人咳了好久,接着说,“只是走不动了,回不去了,想再喝一口俺淅川的水,真甜。”

 

题图来源:作者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