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可能是上海第一家,点餐要先“报个书名”的书店

2019/9/11 21:28:52

这可能是上海第一家,点餐要先“报个书名”的书店

在上海,书店卖咖啡早已不是新鲜事,但是背后原因却并非如人们所想,“要用餐饮养活书店”那么简单。


5月27日晚,位于愚园路安西路口的“好久不读 Long Time No Read”正式开业。作为一家书店,超过三分之一的面积被划为餐饮区,让它看起来有点不务正业。然而,塞满店内书架的中、英、日等各国语言的图书都在传递一个信号:这应该是整条愚园路上“最认真的书店”。

舒抒 摄

答案几乎是肯定的,因为“好久不读”是目前愚园路江苏路-定西路段唯一的书店。去年底,愚园路长宁段街区风貌提升工程一期完成,首批13家进驻的新业态中,“好久不读”是“独苗”书店。今年1月起试运营,一开始只卖书。


“4月我们开始提供饮食,目前餐饮和图书的销售情况是打平的。” 书店创始人周琰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和大部分人想象的不同,虽然店里近一半图书都是原版或设计类等专业要求较高的读物,但销售还不错。


究其原因,在周琰看来,与愚园路的文化底蕴和街区定位有着密切的联系。

店内图书由从事设计类外语图书出版的主理人周琰亲自挑选,涵盖工艺、电影、音乐、文学,国内外艺术期刊、创意文化产品等多种内容。

“不开书店你很难想象,这里的居民对深度阅读的需求如此之大。”


周琰说,书店刚刚试运营不久,大冬天里某个早晨,有位手里提着菜篮子的阿婆推门进店,一开始,周琰觉得这应该又是一位对书店比较好奇的居民。但阿婆在店内徘徊稍许后,购买了一本上海译文出版的《瓦尔登湖》,付款后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店内,静静地阅读起梭罗的这本传世名作,两个小时之后才起身离开。


“也有居住在附近的老夫妻拄着拐杖进店,对我说,‘做书店很不容易,你要加油’,然后拿着眼镜在店里仔仔细细看了一圈。”这种意料之外的感动,经常让周琰有一种“选对了地方”的感慨。

开书店的同时提供餐饮,则是周琰同合伙人一开始就做好的决定。


“国外的独立书店老板都很固执,坚决不提供餐饮……可为什么不呢?”周琰说,书店不论开在哪里,都是为城市提供慢生活的重要场所,人们想在书店看一天书,期间势必有用餐需求,这也是为何越来越多的书店都开在大商场的原因。

招牌英式早餐。

“吃过店内餐食的顾客,没有人会质疑我们对书的诚意。”当被问及未来会不会因为餐饮生意好,而顺商业大势、淡化书店功能时,周琰用店内的菜单回答了记者的疑问——店内每一道菜都与一本书有所关联。比如,招牌的英式早餐,另一个名字是“为了告别的聚会”,寓意来自米兰·昆德拉的同名小说《为了告别的聚会》(又译《告别圆舞曲》)中的著名桥段:这个国家的人早上匆匆上班,如此轻待自己的早餐,想象不出他们会如何丰富自己的人生。

店内提供正餐、简餐、甜品、咖啡等餐饮内容,可外带。

因此,如果你在“好久不读”,看到有人说出“给我来一份‘魔山’”或是“要一份‘百年孤独’”这样的话,不要怀疑,那是熟客在点餐。


周琰也坦言,运营平稳之后,餐饮的销售额势必会逐渐超过图书,但书仍然是吸引人们用餐或在店内停留的最大原因。为了让书店保持活性和新鲜感,周琰同合伙人每周都会为书店更新500种新书,原版书的运输加清关每次都需要两三个月,周琰也坚持了下来。她说,这是保持书店生命力所必须的勤奋。

“好久不读”门前,愚园路街景。  张弛 摄

愚园路长宁段一期业态调整完成半年,但目前仍只有“好久不读”一家书店。上海愚园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运营经理赵光宇坦言,引进书店要看机缘,虽然在引进新业态时已充分考虑店铺运营成本,把租金降到了低于市场价格的40%至60%不等,但能执着开书店、爱书、懂书的人“真的很少”。


好在,开书店的人信心不减。


“我们的阅读发展相对滞后,但接受新鲜事物的程度强,会敞开怀抱。”周琰说,虽然智能手机和网络占据了国人不少原本属于阅读的时间,但从她的观察来看,凡是来买书的人,阅读习惯都很好,而人们善于接受新事物,也让集书店、餐饮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艺术人文空间,有了更多的参与者而非看客。


“上海人书读得并不少,只是这座城市里有趣的书、有趣的事情可以再多一点。”上海变得越来越习惯于阅读,这让书店人的“骄傲”终于有了与城市脉搏合拍的机会。

 


本文图片除标注外均:好久不读   图片编辑:舒抒、邵竞(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